您现在的位置 : www.c34.com >> 文化 >> 百花台
节气里的冬曲(六章)
发布日期 : 2018-12-06 10:47:09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
  □ 梅玉荣


  立冬:在古筝曲里漫步


  岁月进入低音部。


  一个“瘦”字,成为自然界准则。


  山寒水瘦,天清地瘦,所有草木都崇尚减法,竭力褪去华彩的外衣。


  隐隐有筝曲从水底升起。


  与时间对坐,有雁落平沙,听渔樵问答。


  铮铮然,眉目冷峻是嵇康,一锤锤,依然击打着司马氏的软肋;


  凄凄然,胡笳与雪花同舞,唱着蔡文姬骨肉分离的苦楚;


  欣欣然,古琴台边,月湖之畔,伯牙和子期,把高山流水演绎成绝版……


  何须再问汉宫秋月,圆还是缺?


  何须再叹楚汉争战,胜还是败?


  不如信步夕阳春江,看月色溢满江天;不如同赏阳春白雪,共醉三弄梅花。


  执一瓢清澈的沧浪之水,洗一洗沾满尘俗的耳朵,来恭听这绝世遗音,这些散落在季节深处,难以捡拾的珍珠。


  小雪:倘若回到竹简木牍


  最妙的是下点小雪。


  天地,有些微微害羞。


  我们权且把所有纷扰,放下。走入一曲浪漫词章,伴着红泥小火炉,问一问身边友人:能饮一杯无?


  或者泛一叶小舟,划开一道人鸟声俱绝、西湖风味的波痕。从天到地,从地到湖,陶醉这纯白质地,身边有舟子叹息:莫言相公痴!


  这个时候最容易伤怀。


  那从天而降的小小精灵,如盐也好,如粉也罢,细碎的雪粒砸向大地,裹藏亲人笑容后面的泪水,青草碾碎气息,阳光逐渐隐去背影。


  在雪中,我们得到了什么,这样欢喜?我们失去了什么,这样心痛?


  倘若,我们依然手捧线装书,用毛笔蘸了浓墨,写下饱满的黑字;


  倘若,我们依然守着一炷香来计时,让更漏敲击深夜不眠的心事;


  倘若,我们回到竹简木牍,那运书的马车摇着铃铛,缓缓向前。一场小雪纷纷扬扬,把车辙,慢慢填满……


  小寒:挂起红灯笼


  你的名字叫红。最中国最传统的色彩。光影交织,染出一段岁月深情。开放在古朴山寨,或者江南水乡,寻常院落,也点缀着你的妩媚和温馨。


  你的性格叫暖。在偏僻的小巷深处,在黑云压城的日子里,彻骨的寒气与打击接踵而至。哪怕淡淡的一抹,也是风骨,也是美与力,更是笼罩一生的光辉。


  你在风中摇摆,比风儿更坚定。


  你在雪中闪烁,比雪花更明亮。


  挂起红灯笼,给心指一个温暖的方向。在漆黑的夜里,让幸福,顺着光线奔跑,擦净每一个盛满糖果的器皿;让故乡,成为一团灼热的火,在每一个游子的血脉里燃烧;让童年,踩着青草和蚂蚱的脚印,找到回家的路。


  大雪:长城长


  最初,必然是一场盛大花事,笼天罩地,覆古盖今。


  是飞天袖间抖落的彩韵,是丝绸路上忧叹的琵琶,是胡天雁阵里捎来的书信,是巍巍太行山上开出的绝世仙葩!


  扬子江挟裹豪气奔腾,汨罗江隐隐有诗人沉吟,铁马冰河,唯余凛凛的冷气,塞上长城从史册中蜿蜒而出。


  而那片最浩瀚的海域,依然在遥远的天边,沸腾……


  大雪的记忆,不肯降落在别的地方,只落在长城。


  这绵延千里的色彩,这照彻人心的温度,被一块块灰色墙砖垒起,垒成《诗经》,垒成《汉书》,成为《史记》里生动鲜活的面容,成为《三国》里一个个熟悉的姓名……


  雪落长城。如同命运降下一层霜。


  五千年历史有多长,长城就有多长;


  老百姓的苦难有多长,长城就有多长。


  把绿色希冀小心埋藏,雪被下,十亿种子的梦,被豁然照亮……


  冬至:饺子的温度


  亲人。在这辽阔的世间,神奇的血缘,把我们紧紧串连。没有早一步,没有晚一步。


  我忧戚,你脸颊会挂满泪水;你欢乐,我心中会绽放鲜花。


  是一枚针,扎进血脉。


  是一根线,扯住心尖。


  除开前世与来生,这一世,我们被打上亲人的标签刻骨铭心。


  茫茫人海,当我偶一回眸,看到一朵笑容。陌生站台上,有一双温暖的手扶住我。


  或者,收到一封似曾相识的信。电梯里,彼此一声轻轻问候……


  允许我,叫你一声亲人!


  奉上虔诚与信赖,让冷漠、孤独、敌视、陌生,统统靠边!


  我们执手相握,或者并肩而立,看这山川,听这鸟语,闻这花香……短短一生,不过百年。


  饺子的温度,就是亲人的温度。


  不管天南地北,无论是否血缘,我们就着冬至的风雪,煮一锅热腾腾的饺子,亲人啊,吃就吃个心里亮堂,吃就吃个日子美满!


  大寒:唱给梅的歌


  梅。别样的严冬,锻造了你的优雅。心事薄薄,叠成一首诗,不能抵御凛冽寒气,却能把整整一个季节,瞬间点亮。


  梅。沉静的雪安睡以后,你蹑手蹑脚,步入夜的深处,小心拾起一个个童话般的梦境,织成蝉翼般的透明,织成春天翠绿的模样。


  梅。我千万次眷恋回首,却不肯摘下你一瓣清幽,只让笔端,流淌轻灵的韵律,和着你的低吟、浅笑,你无所畏惧的坚守,你不计成本的成长与凋伤……


  岁月如筛,滤掉无数个日子,如指间沙,如天上云,如水中叶……


  纵然呕尽心血,也握不住生命的一卷繁华。


  而每一个冬天,梅,我会继续在大寒深处,守望你温暖的色,默诵你淡雅的香。

 
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gdczsjb@126.com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